且枕红蕤

文起四海,以御九州

[叶喻]相性100问(51-100)

文州生日快乐!时光终将为你加冕!


*话痨版100问,总字数10406

*存在私设,性格掌握存在偏差

*这是一篇2016年的生贺……

*本宝宝没有年更!你看第一篇是去年2月13的!!!

*指路1-28问29-50问

*后五十问问题顺序有调整,内容有删改。

*作者脑子有坑系列

*能接受再下拉







时间线:十一赛季世邀赛后

主持人:戴妍琦

受访人:叶修、喻文州

吃瓜群众:蓝雨全员、兴欣全员及国家队全员

————begin—————

戴:好的欢迎回到小戴直播间,这里是主持人戴妍琦。再次感谢多吃核桃能益脑轮回核桃、黄金右手专用手套认准兴欣牌手套和蓝雨护手霜用过都说好对我们节目的大力支持。

戴:今天请来的嘉宾是兴欣战队原队长叶修(叶修招手)和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站起来鞠躬微笑示意)。接下来我们要进入的是后五十问的环节,为了两位的隐私着想这一段不会在电视上播出,但是应赞助商要求广告词还是要念的,所以今天现场的观众有福利啦,有没有很兴奋呢(☆_☆)

[台下蓝雨、兴欣及国家队全员头顶飘过六个点……]

叶:(闲散)可以了么?

戴:好的,我们开始下面的问题,请问两位攻受如何区分呢?

叶:(往沙发上一靠,将胳膊环过喻文州,强行拉近)这很明显了吧?

魏:啧啧啧这恩爱秀的……

喻:(并不反驳)前辈在上面的次数的确比较多吧。

戴:诶有情况?

叶:骑乘,懂?

戴:(无言)……懂。那么是怎么决定的?

喻: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按第一次的来?

戴:(感兴趣)那么第一次又是怎么决定的呢?

喻:掷骰子。

叶:赢了的在下面。

戴:还真是让人无言以对的规则呢……那两位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叶:非常满意。

喻:绝大部分时候是满意的。就是叶修,(偏头看)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爱他就要受给他?

叶:……喻文州你是认真的?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你看……(被打断)

喻:叶修,(停顿)我爱你啊。(笑)

叶:(低声,咬牙切齿般)喻文州今晚你给我等着,我……(再次被打断)

喻:好啊我等着。

叶:……

戴:第一次看见有人能将叶修前辈呛回去,喻队功力深厚啊。那初次的地点?

喻:床上。

叶:嗯。

戴:哪张床?

叶:他家。

戴:请描述一下具体情况。

叶:嘿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八卦呢?

戴:节目需要,请正面回答。

喻:第六赛季第十三轮蓝雨对嘉世,蓝雨主场。比完赛我和队里打了个招呼就带叶修回我家了。

戴:然后就干柴烈火?

叶:没错。

黄:啧啧啧……我说那天晚上队长怎么把嘉世那帮人都委托给我了呢……真是没眼看啧啧啧……

戴:(表面淡定内心yooooooooooooo)那么当时都多大?

叶:24

喻:20

戴:好的,当时对方的样子是?

叶:当时他的样子啊……(拖长音)看起来……很美味?

喻:叶修刚开始有点紧张。

[台下观众席传出意味不明的声响]

叶:那不是开荒嘛,别忘了那天后来求饶的是谁。

喻:(坦然)是我,这不是没想到叶神天赋异禀么?

戴:那么当时的感想是?

叶:好♂吃。

喻:挺舒服的。

戴:(一本满足)请问初夜的早上,你的第一句话是?

喻:前辈好体力。

叶:好说好说,要不要附赠个晨间运动?

戴:咳,每星期几次?

喻:(摇头)我们忙起来一个月都见不到一次。

叶:所以看时间看地点,最主要看心情。

戴:那每晚几次?

喻:(看向叶,笑)这仿佛不由我决定?

戴:听起来仿佛是蛮激烈的东西,叶修前辈?

叶:你不瞎撩就可以由你决定——一般一至两次。

戴:不一般呢?

叶:昼夜颠倒。

戴:啧啧啧,我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啧啧啧了。我们进下一题,理想情况下希望每周几次?

叶:理想情况是指文州退役后么?

戴:……姑且算是?

叶:看他行不行了。(挑衅)

喻:只要你行我就行。

叶:(噎了一下,拍板)那就夜夜笙歌。

[台下]

黄:哇靠我们为什么要听后五十问啊简直虐狗现场啊……

魏:啧啧啧没眼看啊没眼看……

[台上]

戴: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担心一下前辈们的肾功能……请问是怎样的H呢?

喻:(挑眉,笑)百无禁忌的。

戴:(突然激动)快快快来张纸让我擦下鼻血……话说到了后五十问叶修前辈意外地被吃的很死啊,前辈的答案呢?

叶:喻文州我告诉你你这样是要被[哔——]的……怎样的啊,我觉得蛮正常的啊,不都是滚床单么还能玩出什么花样。非要说的话也就是偶尔用些小道具啊,在他想[哔——]的时候按住他[哔——]啊,试一下不求饶就[哔——]啊,换几个比较刺激的地点啊……这类的。是吧文州?(看)

喻:……(耳垂微红)

戴:啧,这段充满消音的话莫名的意味深长呢,只能感慨有夫如此,夫复何求啊~对方敏感的地方是?

叶:全身。

喻:……手和耳垂?

戴:那自己敏感的地方是?

叶:职业选手,手肯定是保护重点,耳朵自我感觉还行,其他的我也不知道。要是有也没被开发出来。

喻:我倒不是全身都敏感吧,可能还是看人,一想到是他在对我做这些事就有点兴奋。

戴:单身汪就不该主持这个节目,冷漠。下一题,如果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是?

叶:出乎意料的会撩?

喻:意料之中的没有节操。

[台下一片寂静]

肖:这说的确定是喻队?

新:我们可能认识了一个假喻队。

乌鸦飞过……

方:张新杰你不适合开这种玩笑,真的。

[台上]

戴:咳咳,坦白的说,你喜欢这种事么?

叶:喜欢。

喻:看对象,是他就喜欢。(笑)

戴:一般情况下的场所是?

叶:床上。

喻:嗯。

戴:那么迄今为止,最让你觉得兴奋或焦虑的场所是?

叶:阳台?电脑前?客厅?(看向喻)还是你爸妈在隔壁所以你让我小点声那次?

[台下众人瞠目结舌]

叶:(摊手)说实在的我一般不会感到焦虑,这题得问你们喻队啊。

喻:……都有吧,非要说最的话可能是在国家队。

戴:说到这个,据知情人士爆料,在国家队时二位是住在一起的?

喻:(看了下台下的“知情人士们”)是的,房间是按编号分的。

戴:所以相邻的房间入住的是王杰希前辈和周泽楷前辈?是他们两位让喻队很焦虑?

[周无辜看,王发动技能“邪王真眼 is watching you”]

喻:(想结束话题般)差不多吧,想到周围有熟人,毕竟有些尴尬。小戴,下——

叶:(插话)谁说我们在房间里的?

戴:……那是?

叶:会议室啊。(理所当然状)

[台下国家队齐齐变脸]

黄:……叶不修你好心脏!会议室诶那可是会议室!叶不修你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对于会议室的尊重了么!我们队长真是……(被打断)

[台上]

叶:(四处找寻状)诶呦哪来的蚊子叫啊,蓝雨的会议室我也去过啊国家队的又怎么了?

喻:……叶修!公共场合——

[叶一把扯过喻吻上去]

半分钟后——

叶:(放开喻)夫人不用害羞的,这儿的哪个不知道你是我的人。

喻:(想生气却又气不起来,想到刚才的深吻脸颊有点泛红)

叶:(盯够了喻现在面泛桃花的神态,转向戴)下一题吧。

戴:好的下一题,有什么想要尝试的场所么?

叶:没有什么特别想尝试的,毕竟该试的都差不多试过了。

喻:(有点没缓过来,顺着叶修的话头)嗯。

戴:冲澡是在事前事后?

叶:都有。

喻:是的。

戴:事后是个人洗个人的么?

叶:(笑)怎么可能,我抱他去的,满意了吗?

戴:满意满意,不能再满意了。那请问做的时候会有什么约定么?

叶:……无法理解,要有什么约定?

喻:(缓过来了)是的,我们都不是需要什么约定才能走下去的人。

叶:而且男人在床上的话能信?

戴:……说的好有道理。下一问,您与恋人之外的人发生过性行为么?

叶、喻:(异口同声)没有。

戴:也就是说两位都是初次?

叶:是的。

戴:(偷笑)那么,喻队对叶神的第一次表现满意么?

喻:我说了他是天赋系的。(笑)

戴:那么两位对自己的技术作何评价?

叶: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吧。

喻:自我感觉良好,他看起来也像是比较满意。

戴:那么对方呢?

喻:同上。

叶:(坐直,沉重)我跟你们说,你们千万不要被他的表象骗了啊,前面回答某些问题时还在害羞,撩人的时候可是一套一套的啊。问题是撩了人又不负责,我真是愧对我四大战术大师之首的名头——

喻:前辈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要不然今晚补偿你?

叶:诶~~~这可是你说的啊,这么多人作证可不能耍赖啊。

喻:可是明天得早起去办理结婚公告……

叶:……

喻:(安定)撩完就跑真刺激。

戴:……两位的相处方式还真是……别致。你比较喜欢对方h时的哪种表情?

叶:(阴沉)想要但是我不给时眼眶里泛着泪花将哭未哭满面春色的那种。

喻:嗯……怎么说?叶修那时候瞳孔的棕色会变的深一点,盯着我看的时候像是要把我吸进去……只要他一那样看我,我就毫无抵挡力啊。(无奈笑)

戴:都说王队的眼睛里有万千星辰,看来叶神也不遑多让?那么,和对方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叶:没有。

喻:目前没有。

戴:那么,对SM有兴趣么?

喻:这个……过于激烈了吧?

叶:没有,但是小道具还是可以用用的。

戴:h中比较痛苦的是?

喻:好累啊但是他还不停。

叶:他明明要到极限了还偏要撩我。

喻:(眨眼)那你就继续啊。

叶:我继续你就昏过去了——后半程弄的像奸[哔——]一样,我可没那种爱好。

喻:这就是你抱着我睡过去之后第二天醒来我发现你还没有退出去的理由?

叶:是啊超级痛苦的啊。(望天感叹状)下一题吧。

戴:……那么如果对方突然不再索求你的身体了,怎么办?

喻:(狡黠)那就从现在开始让他离不开我啊。

叶:(拉过喻,让喻坐腿上)文州都说我“天赋异禀”了,舍得就这样抛弃么?(暗示性顶胯)

喻:(一手直接按上叶修胯间)当然不舍得啊。

楚: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台上那两个狗男男够了啊。

戴:鉴于观众有意见,我们进下一问,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赞同还是反对?

叶:反对吧,两边都不愉快,何必呢。

喻:嗯,不赞同。理由同上。

戴:那么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晚……”你会答应么?

全场目光集中于黄

黄:诶诶诶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本剑圣对台上那两个可没兴趣啊何况身上散发的单身狗的清香你们没闻到么?

苏:(嫌弃)我只闻到了汗臭。

黄:诶诶诶怎么可能呢我每天都洗的香喷喷的苏妹子你可别信口开河啊我的粉丝会不高兴的要不你再闻闻——

苏:(躲)才不要呢——好啦骗你的可以了吧!

[台上]

叶:那就没有怀疑对象了。(摊手)

喻:我相信叶修没那样的朋友。

戴:噗,心疼黄少三秒。下一问,如果对方被强[哔——]了,你会怎么做?

叶:报警,告死他丫的。

喻:嗯,不过我觉得没人敢吧?

戴:你是会在h前还是h后感到不好意思?

叶:(懒散靠)都不会。

喻:我也是,因为喜欢,所以把自己交付给对方,这需要不好意思么?

戴:这个回答我给满分。那么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时候吗?

叶:你该问有过他不主动的时候么。(眼神死)

喻:我喜欢你啊。

叶:啧……(啾了一口)我也是啊。

戴:仿佛空气中弥漫着粉红泡泡~当时叶神的反应是?

叶:直接扑倒啊,还能有什么。

戴:h中最能取悦对方的方法是?

叶:文州全身都很敏感啊,一碰就颤,我觉得他都蛮愉悦的。

喻:我自己动。

喻:但是挺耗体力的所以做的比较少。

喻:为什么这么寂静?

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队。

孙:没想到+1

昊:+2

魏:+3

戴:……+10086,h时你会想什么?

叶:想他。

喻:(回忆)我好像……什么都没法想。也不知道他怎么发现的,总是能抓到我走神的时候,然后……

叶:这么多年了我要是还发现不了,岂不是太失职。(得意)下一问。

戴:好的,那么对你来说作为h的对象最理想的是?

叶:是他。

喻:(含笑看)是他。

戴:对于你,h是?

叶:表达对他喜欢的一种方式。

喻:一种表示我全身心信任他的仪式。

戴:……这个一百问我不得不服气,吃了满嘴的狗粮,但是还是要祝叶神喻队百年好合。最后,对对方说一句话吧。

喻:叶修,(停顿)俗气一点吧,余生还请多多指教?(伸手)

叶:(回握,突然发力扯过来抱住)现在回宾馆指教如何?

——————THE END——————

*妄图写一只会撩的喻

*但是本宝宝不会撩啊委屈

*不管怎么说这篇算是完结了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我们下篇文见(如果有下篇的话,笑)


评论(5)
热度(56)

© 且枕红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