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枕红蕤

文起四海,以御九州

[叶喻]上善若水(上)

*题目和内容无关系列

*未完结旧文,加了点发了出来,目前还是未完结,争取元旦期间完结。

*日常ooc瞩目……感觉fish在我这可以是任何设定ˊ_>ˋ






——————————防雷线——————————

    第四赛季刚过一半,荣耀论坛上很多人议论喻文州,说是凭这样的手速,达到这样的地位,也该知足了。也不乏有的论调称蓝雨团队赛的成功只在于黄少天,而失败必然是因为喻文州。你说战术?那是什么,好吃么?

    荣耀终究是一个注重手速的游戏,作为索克萨尔的继任者不能在单人赛事上出战已是激发大部分蓝雨死忠的不满,职务上又压过妖刀黄少天一头更是让那些脑残苏恨不得给俱乐部寄刀片,每每新闻发布会上这队长还一脸温和宁静地和底下记者打着机锋,不争辩不红脸,坦然承认自身不足还就是死不退位,弹幕被刷满“你庙乙烷”,矿泉水臭鸡蛋事件也偶有发生。蓝雨公关为了保护这新任队长简直是煞费苦心,偏偏又遇上喻黄郑三人新秀墙当前,战队败绩连连,发出去的新闻稿显得毫无说服力。

    那时哪有什么战术大师喻文州,脑洞再大再敢吹的鱼粉,也没能想到这人能够一跃成为全明星的常客,战术上足以与叶修比肩的存在,甚至还多次带领国家队出征捧回至尊荣耀。

    出道前喻文州不是没想过会引起旧粉的反弹——魏琛虽然猥琐了点但是手法还是没话说的——但是并没想到黑子战斗力如此强大,连当时训练营几个人给自己起的戏称和三败蓝雨首任队长的事都被扒了出来翻来覆去的讲,帖子众多足以刷屏中心却逃不出那几个——魏队没用尽全力吊车尾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或者是这小子不是有后台就一定是给魏队下药了。黄少天年少轻狂现在却是对喻文州服气的很,在训练室跳脚嚷嚷着队长他们懂屁啊就在这里瞎叫唤,有本事jjc走起啊没胆怂不怂啊。然后被安抚少天难道还和普通玩家计较岂不是失了身份,郑轩在一旁亚历山大,黄少忿忿不平回到座位上,喻文州的思绪却已经跑了十万八千里。

    对魏队下药啊……还真没想过,不过对叶神……我不否认^_^

    所以不要试图和水瓶脑讲道理,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关注的重点究竟是哪个。

    说回叶修这边,嘉世三连冠正如日中天,今年战队又签了个新人,有颜有技术,最重要还是个妹子!

    电竞圈向来阳盛阴衰,男女比例与各理工高校一般居高不下。问题是理工科还能找师范类调和阴阳,电竞圈……一帮宅男天天闷在室内打游戏哪有那个时间陪女票逛街?就连关注这个圈子的都鲜少有女粉——多半还是冲着几个颜值不错的来的。一来二去合久必分单难成双,现在多了个联盟女神给各位屌丝男士当YY对象,左手游戏右手女神,简直人生赢家。只可惜女神一上场与叶修的配合闪瞎人狗眼,绯闻男女一传十十传百,众人一度扼腕叹息一朵鲜花插在了……嘉世大神神出鬼没无人认识倒还真不一定算牛粪。且古往今来都有男才女貌一说,相信女神的眼光,大神的长相瞬间被描绘成杏眼薄唇帅惊天地苏泣鬼神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温润如玉佳公子,整一个不见叶秋误终身一见叶秋终身误的不知道从哪里穿越过来的古代汤姆苏男主典型。彼时苏沐橙闲暇刷网站看见这些评价差点没笑抽在电脑前,顺手拖出职业联盟选手群就甩了个网址过去,全然忘了自己没换号这儿挂的是叶修的qq,收获了一大堆哈哈哈和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外带少部分人对今晚叶神画风的怀疑。

    不包括喻文州。

    所以你看,这两人的交集本就这么少,少到以后的发展让人感觉太过神速不够合理。

    但是恋爱,本来也就不需要什么逻辑。


    叶修初于赛场上发现喻文州的时候,是惊喜的。

    并没有太过刻意的想法,只是想看看大换血的蓝雨在没了老魏之后会是怎样一个情景。

    常规赛首场,蓝雨对贺武,地图迷雾森林。蓝雨方排兵布阵犹如星移斗转神鬼莫测,贺武妄图直切中路撕破队形却又找不到对方的存在,但想要后退的时候却寸步难移,就好像猎物落入网中不断挣扎,红条蓝条刷刷下降却始终不能定位敌方。待到冰雨出鞘局势已定,幽蓝剑光滑过收割最后几个人头,颇有些一剑光寒十四州的气势。

    初战告捷,虽然对的是贺武这般的小队,也足以鼓舞人心,蓝雨粉盛赞黄少天初露锋芒便名扬天下,而叶修的重点却放在了那个一场比赛没出现几次的术士身上,刷刷拖出窗口一个好友申请就送了出去,对方不紧不慢的同意了顺带发过来句“叶神好,蓝雨喻文州”,有礼有节不卑不亢简直官微语气。

    没有脑残粉见偶像一样的畏畏缩缩,也非故作姿态的骄矜清高。

    幸亏是个手残。

    没有任何贬义的意思,这单纯的就是个事实。

    只可惜是个手残。

    那时的叶修也算是年少气盛,有意无意的也戳过喻文州几回。初时喻文州并不怎么搭理,总是好脾气的说着是啊所以还要请前辈多多指教了。后来新秀墙当前黄金一代忙的焦头烂额,各种明嘲暗讽也没能在群里见喻文州出来冒个泡,也就渐渐的不怎么提了。

    后来叶修问过喻文州当时对媒体有没有过怨念。听闻这话对面慢条斯理喝咖啡的人似笑非笑一抬眼,那叶领队还真以为我第十赛季季后赛在舌战群儒呢?

    静默半晌,再次开口:“不满该是有的,但是怎么也到不了怨念的程度吧,我想。”说着短促的笑了一声,声音太小太短,叶修也只听见了类似哼的一声,却偏偏带上了三分自嘲:“毕竟,贵贱不在己啊。”说完眼角一挑,故意叹了口气。叶修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要糟,“叶神这是关心我的心理健康?这次国家队上面给的压力山大,手残如我也只好舍命陪君子。叶神你还把多少采访任务都推给了我,请杯咖啡不过分吧?”

    是了,在这等着呢。叶修付账的时候看见后面那人心满意足地挑起嘴角,笑得仿若偷腥的小狐狸。不知牙买加蓝山咖啡味道如何至少价格让他够肉疼的,正胡思乱想着的荣耀教科书走着走着被一把拉进咖啡店外的小巷,少量微酸但是口感醇厚的液体被渡入口中,外来入侵者的舌尖还似有若无的在上颚划过。待他回神始作俑者早已扬长而去,空留他一人回味那甘香的口感。

    叶修指尖轻点上唇,若有所思,最后还是笑了出来。

    好吧他收回上面那句话,蓝山咖啡果真物有所值。

    tbc


评论(1)
热度(17)

© 且枕红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