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枕红蕤

文起四海,以御九州

【叶喻】段子2

*脑洞产物,复健ing,文笔奇差
*lo主有病系列
*可能ooc






ready?










go!








“……”
喻文州再一次望着眼前成捆的“物资”,陷入了沉思。


7月15号,国家队一行人终于熬过16个小时的空中旅途,降落在了瑞士首府苏黎世。世邀赛组委会特派的接机人员早就等候多时,见人一来便立即请上了大巴。然而这趟旅途过于劳累,当地向导还未来得及与领队队长确认赛程安排等事宜就只见一众大神七歪八倒,连一贯清醒的队长也是强撑着摇摇欲坠的眼皮抱歉般冲着他们笑了笑,请他们将注意事项一并告知随行人员后便被领队长臂一展抓过去当了靠枕,不多时也靠在一起补起眠来。
所以当各位大神清醒了在会议室集合时,对着会议桌上的一众“物资”,难得迷茫了起来。
“恶作剧?”唐昊沉不住气先嚷嚷了起来:“放一堆这种玩意,什么意思啊?”
肖时钦推了推眼镜,语气中带上了几分不确定:“不能吧……?毕竟国际赛事……”
“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在各大运动赛事发放避[♂]孕[♂]套,现在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俗了。”刚关闭百科页面的张新杰冷静的吐槽。
“……所以这是让我们均分了?”状况中的孙翔。
众人面面相觑,两位妹子笑着逃离讨论圈,纷纷摆手:“你们的事我们没兴趣掺合,反正我用不上。”
“苏妹子这话说的……这里有谁用得上么?”方锐跳出来打圆场,不过众人被提醒了似的开始找人,场景地图不大,也没什么障碍物……可是……似乎少了两个人?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哇靠谁见到队长和老叶了?诶不是我说啊全员晚八点会议室集合是老叶说的吧是吧是吧?现在都八点零五了诶结果他人呢人呢?!他人不见了不说看这样子还拐带了我们队长啊要脸吗要脸吗要脸吗?!现在都迟到五分钟了诶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五分钟一切皆有可能啊!话说谁知道他们两房间号啊本剑圣要去救队长于水火之……诶呦老叶你敢打我!”
“少天。”喻文州刚推门进来就听见自家剑客与领队在风风火火耍宝卖乖,不由得好笑。转眼一看周遭人士,还是开了尊口:“上面工作人员找叶领队和我讨论赛前事宜耽搁了点时间,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他指了指桌上的物品,笑意不减,“组委会的意思是希望大家能带个好头,防范艾滋,一共发放了一万个,均摊一下每个国家队都分到了630个,平均一人45个。这是工作人员帮忙放过来的,晚上就寝前我会协同领队给各位分发下去。上面的意思是私生活不在我们的管理范畴内,不过还请各位注意防护,毕竟不是奥运村,还请不要被拍到太过奔放的照片,影响国家形象。”

说让各位注意防护的结果是国家队其余十二位队员信誓旦旦表示自己用不着这东西还请领队队长代为看管么?喻文州盯着自己和叶修的房间里多出来的这一堆东西,颇有些无语凝噎的感觉。现下比赛都完了,但国家队各位也没有要拿回去的意思,纷纷表示送给领队队长当冠军礼物,弄的喻文州送哭笑不得。倒是叶修在蹭上床的时候多次有意无意暗示过想拆几个看看质量,现在反倒是性致冲冲的跑过去,说是要看看有些什么颜色。真是,多大的人了……
“文州啊,我看了下一共五种颜色,今天我们用个全套?”
再也不答应前辈这种无厘头的请求了,第二天腰酸背痛的国家队长躺在床上忧郁的想到。


“哟,文州在想什么呢……该去开会了。”叶修及其自然的从后面搭上了队长的肩,“这次乐乐没来替补了个小江,估计还得再制定些新的训练……噗这次世邀赛还发tt啊,文州你看……?”
“这次个人物品请务必自己保管,无论需不需要使用都不要找人代为看管。”喻文州一如既往的春风满面,但是亲近的几人都听出了些咬牙切齿:“还有叶修领队,您的那份我已经找人帮忙扔了^_^”





ps:里约奥运梗,今天聊天突发奇想,各种运动会都有tt发……那么世邀赛呢?hhhhhhhhhhhhh

评论
热度(23)

© 且枕红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