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枕红蕤

文起四海,以御九州

放个古风paro的脑洞

写不写(的完)再说……


防雷预警:


1.后宫paro,不可能完全1v1,叶all主叶喻


2.TE预警,自我认为非BE结局,但绝对不是HE……


3.文笔渣,ooc可能


4.所有制度请参考清朝……


5.本篇只有叶喻所以只打叶喻tag了……




暂定篇名:铜雀春深




--------------------


诶,听说蓝溪阁那位最近颇得圣恩哪。”


“可不是,十天有五天都歇在那里,上头还嘱咐内务府赶制凤袍,怕是要变天了。”


“嘘……少说点吧,宫里人多口杂的,别是被谁听去了,没落的个好下场。”


“终究是这紫禁城里的人了,这辈子都出不去了,还怕什么呢?”


--------------------


终于走到了这一步,走到了与他并肩的位置。从潜邸新婚初见,到新帝登基册封良妃,再到如今的皇后,一路走来,冷暖自知。帝王之爱不同寻常,即使是现下,喻文州也没能松一口气。倒不是后宫的那些勾心斗角,新帝偏好龙阳之事,后宫皆为男子,在前朝也都有个一官半职,平常处理事务还来不及,哪有这闲工夫来争风吃醋。


可是后宫各方势力交错繁复,若因此对前朝有所掣肘,怕也不是陛下想要看到的吧。


--------------------


墁墁金砖上一袭红衣,金线勾勒的凤凰华丽繁复,偏偏是像浴火重生,似乎要烧起来般晃眼。叶修被这诡异的气氛逼得想要倒退两步,但终究是站住了。他张了张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静默长又长,在这孤清的宫中来回悠荡。


--------------------


喻文州悠然起身,恭恭敬敬地退了三步,转身朝殿外走去。叶修只觉那人周身似有柔光,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眼见那人身影又将被白光掩盖,终究还是开了口:“文州”。


那身影顿了顿停下脚步,却并不转身,只是侧了侧头,示意自己在听。


叶修嘴唇反反复复开开合合,却不曾发出过一个音节,最终只能放弃:“珍重。”


--------------------


嗯,目前成文3000字……都是段子,不一定能写出来,姑且放个脑洞,算是给自己一点鞭励。

评论(14)
热度(11)

© 且枕红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