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枕红蕤

文起四海,以御九州

【叶喻】段子

ooc瞩目、可能略矫情。


没有黄喻没有黄喻没有黄喻!!!黄喻真的是友情向!!!


能接受请下拉
















    “队长,有兴欣寄来的快递!”哗地一声,卢瀚文拉开训练室的门,大声喊道。


    正值休息时间,倒也没人苛责小卢的喧嚷,但是目光瞬间聚集在主角身上。兴欣?快递?谁寄来的?有什么秘密?宅男们再怎样一心专注于游戏,其实也有颗八卦的心,更别说某位李姓召唤师似乎和联盟八卦组还有一些不明不白的关系。莫名遭到十几道目光扫射的喻文州倒还算淡定,招招手唤来小卢,接过快递后揉了揉如果有尾巴一定在摇啊摇的瀚文,便转头继续埋头于战术研究。小剑客get摸头杀后心满意足的打算离去,大剑客的眼神却一直在往这儿飘,弄得喻文州哭笑不得。“想看就拆了吧。”留下一句话转身去接水,悠然的背影和霎时聚拢的众人形成了绝妙的对比。


    包裹不算大,普普通通一本书的大小,但是够实诚,拿在手上沉甸甸的。七手八脚扒开物流的灰黑色袋子,赫然出现的是一本书的背面。黄少天好奇的翻过来,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蓝雨全队怔了一会,全都默默捂嘴笑了。


    当然,“默默”不包括黄少天。


    喻文州端着茶杯刚进训练室,就听见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绝对是老叶的手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我今天生吃秋葵给你们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黑吧是黑吧还好不是粉丝寄的我都可以想象队长看见的样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东西啊,笑的这么开心?”后方温和的声线偏偏让话痨的剑圣噤了声。手上拿着的似乎是本书但是正试图往哪儿藏。“不是队长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笑这么厉害的真的都是老叶的错啊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啊等你做好了我再给你看记得深呼吸深呼吸深……”


    “好了能有什么事。”无奈的笑笑,看着周遭神态各异的队友,喻文州伸出手:“拿来吧。”


    “队长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闭上眼睛三二一你看吧。”书到喻文州手上那一刻队友们都闪得远远的,只有大小两剑客kirakira的看着他似乎一定要求些什么反应。


    喻文州低下头看手中的书,背面。翻过来的一刻也算是明白大家都在笑些什么。前辈也真是……贪玩啊。


    书名三个大字。


    厚黑学。


    下意识的笑笑,抬头看四周都躲的远远的,开口:“怎么,怕我吃了你们不成?”


    队友看自家队长温润如初才悄悄放下心来。厚黑学,不明摆着说人心脏么?反倒看喻文州没多大反应,便也三三两两回到位置上。留下黄少一个人拿着书翻来覆去。“诶队长叶不羞寄这本书来什么意思啊不会是真的嘲讽你心脏吧他自己不也是么这可是个群体技啊还不如寄手癌霜来得实在诶等等哇靠封皮上居然还有价钱的标签正常书店不该都是扫码了么有标签的一般不都是盗版书吗兴欣这么缺钱啊连正版都买不起啊我是不是该去嘲笑一下他们啊盗版也就盗版了吧这标签还贴在封面上还正好挡了卷首语啊什么黑者矛也厚者盾也执此矛盾进可XX退可守成啊进可后面两个字是什么啊队长我能撕了这个标签么诶队长?”


    单口相声讲的太久黄少天才发现主角心思不在这上面,拿着书在人家面前挥了挥好不容易唤回一丝清明。喻文州抬头看了看笑道:“进可拓土退可守成,少天你要撕就撕吧,这本书我有。”然后在全训练室倒吸一口凉气和隐隐约约的“果然心脏”或者“深不可测啊”的背景音中点开了叶修的对话框。


    “前辈,书收到了。”


>>>>>>>>>>>>>>>>>>


    想想自己和叶修的初遇并没有什么新意,第四赛季初露锋芒的剑与诅咒吸引了正值当打的嘉世大神的注意力,私下借着打探敌情的由头一起吃了几顿饭。毫不意外的都演变成了叶黄两人的对喷。他只是静静在旁边看着的一员,性格使然。


    但这奇异诡谲的命运二字落到你头上必定不会先和你打个招呼的。战术终究和个人性情有些相关,双方你来我往打了那么多次,对招拆招之间全然不似张新杰的严谨自制,也没有肖时钦的谨小慎微,反倒有一种四溢的灵气。他人都道蓝雨剑圣如何出奇制胜,叶修的注意力反而全在背后那个永远一张pokerface的指挥。一来二去也不知怎么的就对上了眼,偏偏撩来撩去就是不给句实话。有幸围观的剑圣大大表示有话不好好说的技能点这两位绝对是点满的。在那年少轻狂的时代联盟最大的机会主义者还会胳膊抬抬戳戳旁边复盘进行时的喻文州:“讲真队长你是不是喜欢老叶”再附带暧昧的眨眼,浸淫至今日他只会对某位远古大神拒绝自己pk邀请后私戳他家队长复盘的恶劣行径表示我没眼看你们继续。也不是没有问过诸如“你和老叶打算什么时候发喜帖”这种问题。每当这时外界盛传的心黑如墨喻文州其实都会回以温温的笑:“这事得看他。”


    喻文州想让你知道的事不会瞒,不想让你知道的事问了也无用。


    所以蓝雨副队其实是知道他家队长已经和家里出柜只差带人回家的了。


    但是叶修不知道。


    好吧其实是他也没问过。


    所以当叶修,哦,当时还叫叶秋,退役的时候黄少天条件反射地去看喻文州有什么反应,但是很遗憾并没有从那张淡定的脸上找到任何裂痕,完美的快让他以为喻文州对家里出柜和叶修没有任何关系。


    怎么可能。


    违逆家中安排好的人生前程已是大逆,这些个游戏宅男在选择这条路的时候不知经历了多少非议,更何况谈及出柜,非常人所能接受。联盟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良性形象终于能让家里松口,但性取向这事怕没那么简单——尤其是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


    这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家子的事。


    所以黄少天不相信喻文州会在和叶修还没有定下来的时候选择和家里坦白。


    喻文州刚开始也不相信,但这偏偏就发生了。


    蓝雨队长心思深沉联盟公认,但这次翻船在叶修身上。


    想给他最好的,不希望他遭受自家人的非议……当了蓝雨四年队长,跟家里犟了近三年,总算是松口让他带另一半回家看看,他笑笑说不急。本是看惯世间凉薄的人,偏生这一次生出了地久天长的心思。日子长着呢。[1]


    日子是还很长,于是黄少看着自家队长从叶秋退役等到了叶修复出,等到了兴欣挑战赛胜出,等到了兴欣闯入总决赛……等来了这一本书。


    什么意思呢,他不懂,但他想队长该是懂得。虽然他还是温温地笑着,但似乎周围隐隐有种落寞的氛围。


    “少天,少天?”


    从思绪中惊醒才发现周遭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他家队长还是一味温宁的笑:“再不走食堂菜要被抢光了啊。”说着率先抬脚跨出训练室大门,不理会后面传来的惨叫:“啊啊啊啊啊我的叉烧包啊还有剩的吗宋晓郑轩李远小卢给本剑圣留几个啊啊啊啊!!!”


>>>>>>>>>>>>>>>>>>>>>


    结束一天的训练回到宿舍,喻文州没有忘了带上那本厚黑学。时间还早,打开QQ并没有看见叶修的回复,突然就像脱了力一般瘫在了椅子上。


    是了,已经够明显了啊,怎么还能奢求是自己会错意呢?


    标签贴在那位置,上面的价格明显出自叶修之手。


    黄少天认不出来,但是他喻文州还是认识的。


    进则无路,退亦可守成。


    哪还有成可以守呢?一颗心给出去,自己明明已经一无所有了。自嘲般想着,手还是慢慢搭上了键盘。


    “明白了,叶队。”


    没过多久对面冒出来一句话,“抱歉。”


    有什么好抱歉的呢,不过对方觉得不合适而已,分了也就分了,毕竟每个人选择的路不会一样,谈恋爱也没有必须在一起的道理更何况他们连“在一起”都没有说过……


    才怪。


    电脑界面上只有四句话,三天前他发的“在一起吧”,三小时前他发的“前辈,书收到了”,三分钟前他发的“明白了,叶队”和三秒钟前叶修回的“抱歉”。


    关机,熄灯,背靠大床躺下去,一滴泪在黑暗中滑过侧脸,湮灭在与枕套的接触中。


    仅此一滴。


    第二天他又是蓝雨的亲亲队长,冯主席看好的接班人。


>>>>>>>>>>>>>>>>>>>>>


    对兴欣的比赛输了,蓝雨的夏休期正式开始。副队追着兴欣去看比赛,正队则窝在家里看电视,决赛现场他到了,见证夺冠后,叶修又退役了。


>>>>>>>>>>>>>>>>>>>>>


    再次见到叶修已是在B市。作为国家队长事先了解赛程的时候也被告知叶修会作为领队率队出征,所以看到某位大神没精打采进来的时候其实他是想笑的,台上一个惫懒怕事,台下十一个群起攻之,此等“温馨和谐”画面怕在这两个月都不少见了。[2]


    房间是按序号分的,领队队长理所当然一间房,让人多少遐想。


    不过黄少还是敏锐的发现这两人之间气氛不对,暗搓搓地跑去盘问国家队队长,得到的答案不过是“不合适而已,所以分了啊。”


    蓝雨自家护犊子的属性绝对是点满的,黄少天听了差点想去找叶修真人pk,一时没注意音量差点吼出来:“哇靠老叶怎么可以……”


    “我怎么了?”然后被恰好进门的叶修听了个正着。


    “你还……”剑圣正想开启嘴炮模式,却被自家队长一个眼神制止了:“少天只是想说训练室禁烟,要抽走廊尽头有吸烟室,叶领队。”


    你想让我退,我便退。


    即使已经。


    退无可退。


 -END-






[1]此处所在时间线为第八赛季,所以说是四年队长。


[2]11个是去掉苏沐橙和喻文州自己的算法

评论(8)
热度(25)

© 且枕红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