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枕红蕤

文起四海,以御九州

【叶喻】揩油

ooc瞩目、小学生文笔……

当叶修打开家门,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是的,别怀疑,这是叶修家不错。但是更精确的说,这是叶修和喻文州的家,b市四环内黄金地段,120平米的公寓房——电竞大神们好歹原来还有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身价不是?即使叶修的钱多半拿去资助他的那些老朋友了,喻文州的收入也够他们在b市安家立命,没到兼济天下的境界,倒也不妨碍他们独善其身。
说到叶修,他在率领国家队夺冠后第三次准备退役,但是随着荣耀赛事的日渐发展,联盟有意邀请其成为国家队领队的长期任职者。没了家人的反对,叶修自然也是乐见其成,平时上班打打荣耀抢抢boss,小日子不要过的太滋润。只是苦了各大工会会长,只有世邀赛期间能够清静点了。
再说这喻文州,凭借手速消耗小这一优势,将蓝雨以慢打快和机会主义的风格发挥的淋漓尽致,且自荣耀中国接轨国际后,为了呈现职业选手生存之丰富性,第十二赛季起开放语音后,更是被其演绎的丧心病狂。愣是生生夺下了十二十六十七三赛季的冠军。就在大家期待蓝雨王朝建立的当口,捧着十七赛季的冠军奖杯荣归故里,以十四年的超长职业生涯成为当之无愧服役最久选手,之后接受冯宪君主席邀请就职于b市荣耀总部,现任联盟秘书长,硬生生变成了叶修上司。明眼人都看着这将是下一届主席,巴结他的人多,按理说讨厌他的应该也不在少数,但偏偏喻队长是出了名的长袖善舞,底下人不满的有,但真正反对他坐上这个位置的倒是少之又少。当然,官大,应酬自然也不少,通常喻文州回到家里都快要近九点了,虽然在同一个城市甚至同一个地点上班,叶修也是极难得在回家的时候看见喻文州的。
故而今天闻到饭菜香的时候,叶修其实是非常震惊的。
“回来了?”厨房里的喻文州该是听到了门口的动静,随口问了一句,也不在意有没有人回答,就将最后一道汤端上了餐桌。“赶快洗手,吃饭了。”
看着眼前人为自己洗手做羹汤的样子,难得叶修心里似被温水泡过:“嗯,就来。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
洗完手回到桌前,就见喻文州似笑非笑盯着自己。不是什么倾国倾城之资,也没那闭月羞花的容貌,但巧在他一双桃花眼长得极好,人又生来温润,随时看都是一副笑着的模样。眼角往上挑了半道弧,盯着谁的时候总是看的人心里直痒痒。再加上微微上挑的嘴角,简直像是在邀请……
叶修正盯着喻文州的嘴角出神,却见那嘴微微一抿,开口说道:“叶神在看什么呢?”
……被抓包了。叶修回神:“哟哥媳妇不让看啊?”
自知不该与叶修比脸皮厚度的喻文州果断无视刚才的两句话,“……该吃饭了,今天没什么应酬,就想着先回来给你做点吃的,怎样?”说着微微抬了抬下巴指了指桌上的三菜一汤。
一道家常小炒肉,清炒生菜,蚂蚁上树,莲藕排骨汤。看起来荤素搭配,有汤有水,叶修本就不是挑食的人,自然也就愉悦的下筷了。不得不说喻文州不愧是G省养出来的人,一手煲汤技术虽不至于出神入化,也足以超越绝大多数联盟大神了。不过……
“文州啊,这汤是不是有些清淡了?”
身为地道的b市人,叶修的口味其实还是偏重的。当年离家出走到H市求生存,和苏家兄妹一起吃的时候,条件艰苦,倒也没条件挑些什么。之后吃泡面的日子里……他料包向来是全放的,而近几年回到B市,自是没什么理由再苛待自己,口味倒也渐渐养回来了,按理说喻文州不会不知道,但偏偏给他做了一席清汤寡水的饭菜……是在暗示些什么么?
心脏的时间久了,揣测别人的想法干得那叫个顺溜。可惜这次叶修着实冤枉了喻文州了,G市美食大省,同时也是养生之地,吃的是花样繁多,但一般也讲究一个清淡。况且南方本就偏热,容易没胃口,再做些重口味的,着实难以下咽。果不其然,喻文州听了这番质疑,终于抬了下头:“有么?油脂不宜摄入过多,有时吃点清淡的,对身体好。”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叶修抑郁的戳着面前的菜,秉着吃不死的原则……嗯,其实味道还不错?不过还是……要是能多放点油盐就更好了……
就这样同床异梦(x的吃完了一顿饭。
吃完饭叶修去洗的碗,洗完碗出来发现喻文州已经自顾自的洗完澡换好睡衣坐在桌前批阅文件了。难得有两人能腻在一起的时刻,叶修也去冲了个澡,出来就从背后抱住了喻文州。
湿热的触感从后颈一直蔓延到脸颊,叶修左手扶住他头,右手捏住喻文州下巴慢慢转过来讨了个吻,之后两只手就不安分的往下摸,蹭进了睡衣的空隙。
喻文州无奈的笑,合上文件转过头就吻上了叶修的唇:“今天怎么这么急?嗯?”
“晚饭油盐太少,只能趁现在多讨点油水了。”叶修含糊的答着,唇舌移动到锁骨附近徘徊。
喻文州蓦地笑了:“想做直说。明天周末。”


---------------------------
ps:想放文的时候突然发现算是合上了叶喻深夜60分的主题?南方北方吧……如果算的话
pps:没了w

评论(12)
热度(56)

© 且枕红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