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枕红蕤

文起四海,以御九州

[叶喻]窄门



脑洞有毒


Enter through the narrow gate; for the gate is wide and the road is easy that leads to destruction, and there are many who take it. For the gate is narrow and the road is hard that leads to life, and there are few who find it. ——Matthew 7-13,14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扇门。

    这扇门非常的普通,窄窄的小小的,估摸着仅能容一位成年人通过。门上也没有任何标志性的符号,和它之后的富丽堂皇显得不那么匹配。门的中间偏上的位置留着一个小圆孔,给来访者一窥天机的同时也供守门的安琪拉辨认来人是否有资格进入天堂。

    门紧闭着。


    看到这扇门时,喻文州觉得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对耶和华心存感激。

    不枉负他这一路磕磕绊绊,从训练营吊车尾般的存在一路奋斗到豪门战队队长,退役后接任联盟主席完成华丽谢幕。然而华美袍子下的虱子又有谁知晓?一肚子辛酸苦楚自是无人诉说,但是结果好什么都好,不是么。

    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与泥土,挑了个台阶,坐了下来,开始回想他这一路。


    彼时他仿佛在一个房子里,骨缝里渗出丝丝凉意。他甚少有这种热量从身体里抽离的感觉,于是变的不知所措。我大概是要死了吧。他想。他天生手脚冰凉,但从不曾冷到这种境地。许是穿的少了,他甚至感觉不到布料的温度。他在一片茫然中隐约想到,往常的这种时候,那个人总是会为他打上一盆热水,让他舒张一下脚底的血管,继而用热毛巾帮他捂捂手,调笑般说他再手残下去怎么得了,可眼中的情谊却不容错认。

    是了,曾经有个人对他珍之重之。然而,那个人,是谁……

    他困惑的想着,突然周遭的人群像是听到了召唤,一个个起立,往出口涌去。他不由自主地跟了出去,外面的天地突然广阔,更多的人们行色匆匆,却意外地没有分流,都选择了那条光明的坦途。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环顾四周却看到了一条小路。几乎瞬间,他想起了圣经中的那句话:你们应该去往窄门,那门是小的,那路也是难走的,很少有人能找到它。

    他在生活中其实是个挺懒的人,但是他的潜意识里的“那个人”,仿佛喜欢不走寻常路。“那个人”好像是他以前所在业界的大神,一心一意专注本职工作,够得上字面意义的心无旁骛。但是大神没能防住同公司竞争对手的阴招,被迫辞职。他当时还挺生气,气大神的原公司也气大神本人,甚至动过分手的念头。结果谁也不曾想到大神不到两年就拉了一个小组登上荣耀之巅,惊叹之余喻文州只能慨叹一句:是他,也只能是他。

    荣耀?是了,他原来的职业是荣耀的职业选手啊。那么那个人是……是……?

    喻文州转身往小路走去,他早已没了知觉,此刻却感觉有拂面春风。只怕是傻了,他自我调侃道。往前走了一小段,却感觉周遭温度愈发的高了,身边升腾起热浪,隐约能听到前方的抱怨声。前方有人同行?喻文州循声望了过去。可惜小路上的光格外刺眼,他什么也看不见。

    我怕是真的要死了。喻文州苦笑。他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会这样的光线,再睁眼发现小路两旁青草茵茵,绿树成行。知了在柳条间聒噪,蜻蜓也立上了莲蓬,旁边还有儿童扑蝶耆艾打扇。可是他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他与他们已在两个世界,现在他想的啊,只有再去看一眼那个人。

    忽然间白光一收,大颗大颗的雨珠砸下。同路的人纷纷开始奔跑,前路瞬间泥泞一片。雨珠砸在身上,他却感觉不到疼,只是愣愣看着刚刚飘落的柳叶零落成泥。叶……叶……,想起来了,那个人的名字中有个叶字。当时他还觉得那个人写的“叶”字特别好看,当然或许是那个人的手特别好看的缘故。都说十指连心,他们时常紧扣,仿佛这样就能将自己的心意完整传达。

    雨依旧打着地面,他已然一身泥泞。喻文州抬手擦了擦脸。他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下去了,脚好沉,他也好累……


    雨停了。


    眼前出现了一扇门。

    他走过了冬春夏秋,走过了狂风骤雨,走过了云消雨霁,迎来了彩彻区明。最后他的眼前,只剩下了这扇门。

    THE NARROW GATE.

    他站了起来,走上前去。

    门开了。

   



------------以下有毒-----------



    穿着围裙的叶修探出头来:“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喂喂你在门口发什么呆呢?都淋成落汤鸡了还不进来洗澡?不过要洗快点,马上开饭了啊!”

   “遵命,叶修大神。”喻文州笑了。



PS:喻队走过的路线:空调温度16度的办公室-25度的办公大楼-40度的大太阳的路上-走到一半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如注-雨停,到家

PPS:此文又名:在26度的空调房里看着外面晴了又雨雨了又晴如此重复四遍之后的蕤的神经病之作


评论(7)
热度(24)

© 且枕红蕤 | Powered by LOFTER